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焦广良的博客

做正能量学生 创润泽班级

 
 
 

日志

 
 
 
 

关于教师打学生耳光事件与李镇西老师商榷  

2013-11-11 21:22:40|  分类: 班级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尊敬的李镇西老师,你好!

我是南京的陈宇,一个老班主任。虽然我们交往不多,但因对教育的热爱和对教育理想的共同追求,也算是朋友吧。当然,这不妨碍我们对教育问题的讨论,甚至于争论。我觉得在真正的朋友面前就应该是畅所欲言,对教育中问题的观点有分歧乃至针锋相对,都是正常的,而且是有益于教育研究的。相反,完全一致或一边倒的附和倒未必是好事。

因为您在教育界的知名度很高,所以我也关注您的著作和最新作品,您的日志也常让我受益匪浅。在此深表感谢!虽然您可能完全不知情。

不过最近看到您在博客上连续发表了两篇关于贵校一位教师打学生耳光事件的日志,却很有些感慨。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c61efa0102e66k.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4c61efa0102e6dj.html

首先,非常欣赏您的大度和勇气,敢于自揭家丑,暴露问题(当然不是您的问题,而是您学校老师的问题)。

不过,对于你对此事的观点和处理,我仍怀有疑虑,更对众多在您日志后面留言的粉丝一边倒的赞赏表示深深的忧虑。在您的地盘上,你拥有众多的粉丝和您教育思想的捍卫者,一些人甚至表现出盲目崇拜的愚忠,所以我本不想发表任何意见以免招致“西粉”们的围攻。但我向来是有话直说的人,有些想法,如鲠在喉,不吐不快。犹豫再三,还是把我对此事的看法写出,与您商榷。我希望这是一次平等的、纯学术的讨论,不涉及任何其他个人问题。

根据您的叙述,您学校的一位班主任,因为学生做素质操不守纪律,不听话,气急之下,打了自己班的三个男生几个耳光。此事由另一位学生家长(非当事人)向您反映,您对这位教师进行了批评教育,该教师认识到错误,向学生道了歉,得到了学生的原谅,最后甚至获得了比以前更多的学生的支持和喜爱。

事情有了圆满的解决,您也非常高兴,所以,特意撰写了事件的续集,还附上了学生很开心的照片。

对此,您的粉丝们一片喝彩,而且一致认为这位教师非常优秀,认为在您的开导引领之下,他又有了长足的进步,云云。

具体细节我就不复述了,您的日志写得已经很详细。

我想表达一下我的看法,就事论事。

首先,教师打学生是严重的违纪事件,打耳光更不是简单的体罚问题,而是严重侮辱人格的行为。这一点必须强调。虽然孩子小,可能意识不到。但作为即使不是教育专家的一般成年人,也不会不知道“打人不打脸”的简单道理。

二战时期,美国著名将领巴顿将军因为打了一个贪生怕死的士兵一个耳光而被停职。一个屡立战功赫赫有名的三星上将,而且是在战时这样特殊的背景下,对一个普通士兵的类似行为尚且难逃最严厉的处罚,由此可见这类事件的严重性。更不用说是担负着教育未成年人使命的教师。

那么打耳光是在什么背景下的呢?学生并无冒犯侮辱教师的行为,只是调皮,班主任只是因为学生不听话,可能比赛拿不到好名次,就打了学生耳光,而且是三个学生。

这是什么行为?难道就是轻描淡写的“冲动”两个字能解释的吗?

对于家长的投诉,你信誓旦旦地表示,“如果属实,我们会严肃处理的。

处理的结果是什么呢?您说了很多这位教师多么不容易、多么优秀的话,自己如何坚持原则等一番自我表扬的话之后,谈到了他的“缺点”,“急躁,有时冲动,所以难免对学生有简单粗暴的时候,但因为爱学生,学生和他关系一直很好。这也让他更加热爱教育。”(我之所以在缺点上加引号,是因为以您的口气,明贬实褒,缺点反成为优点了。)

因为教师告诉您他已经主动向学生认错了,您很高兴,“很好!你这样处理真的很好。这件事就这样了,学校不会再批评你更不会处理你了。”打耳光的事不仅一笔勾销,还建议他“把这件事也记下来,写一篇教育案例,记载你教训的案例。在写作中反思,在反思中把错误变成一笔财富”。打人变成了成长中的财富。在此之前,您还给他出主意:在向学生道歉时一定要说明自己也是好心,也就是说,打人是有理由的,让学生理解。

我非常疑惑您的宽容。而且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您是碰上老实人了,三个孩子家长都没有投诉这位老师(您可能又要说正是因为学生爱老师,才不会投诉的。呵呵,好天真!),事情才会如此轻松地过去。如果三个学生中有一个不省事的,那这位老师的麻烦就大了。正好我博客上刚刚转载了一位女教师打初一学生耳光的案例,您看看,那是一个多么悲哀的事件啊!(http://chen024177.blog.163.com/blog/static/504512592013914102529337/

您的老师,侥幸逃过一劫,没有得到任何教训。学校根本没有处理。不仅不处理,您还“继续开导、安慰、鼓励他”,还给他打气撑腰“不怕”。你怎么不去安慰被打的那三个同学呢?你不是最爱你的学生吗?

这是一件非常荒唐的事:老师打了学生,只要是出于“好心”,只要对学生道歉,学校就可以不处理。我不知道您对那位投诉的家长将作何解释,更不知道您如何面对被打孩子的家长……

把一切都归因于年轻教师的冲动。您可能忘记了,他是一位受过职业教育的专业人士,而且已经做了七年老师,应该是一名成熟教师了。这七年,他是在您的身边,读您的书,听您的报告,受您的熏陶度中过的。他本应是家长心中的教育专家,却在做教师七年之后,为一点芝麻大的小事动手打学生耳光,这像是一名“优秀教师”的行为吗?其实他打学生耳光的事件绝非偶然,仅从您自己委婉的描写中就可以知道,他简单粗暴,急躁冲动。

您不是不知道他的情况,但是,您对他的教育和引领在哪里?不是说您是教育专家,手下的教师就要个个优秀,问题是,他出了这么个严重事件,您不去反思贵校教师的问题和自己的问题,却在自圆其说,把坏事都能说成好事,把死的说成活的。您为自己学校教师著书立说,发表系列文章《我校教师风采》,等等,在您的描写中,您学校的教师都是如何优秀,如何爱学生,在这样的环境里熏陶了七年,还在打学生耳光,这岂不是自相矛盾?当然,我知道您文采出众,打耳光也可以解释成为爱学生、恨铁不成钢的标志,是个性。

如果说,这件事到您写完故事为止,也就罢了。但是,很快您又发表了这件事的续集。看了续集,我不仅是疑惑了,我甚至感到了可怕(恕我直言)。

在续集中,您不仅对读者有限的几条反对质疑的评论一律予以反驳,而且再次强调,他就是一时冲动”“他的态度是诚恳的”“既然人家认了错,我就不能一棍子把人家打死。绝不整人,这是我做校长的原则。谁都年轻过,谁都冲动过,为什么在人家已经认错后还要死死揪住不放呢?”

事实上,您哪里曾经揪住过他不放,你连摸都没摸一下。您不仅没有处理这位教师,反而夸他,在您和他谈之前,“他就已经向学生认错了”。言下之意,他已先知先觉并且仁至义尽了,还要怎样?

那么,在您找他之前,他是怎样对学生“认错”的呢?

别说我看不懂您的文字,我看了之后只有一个感觉:居高临下、毫无诚意,且根本没把打学生当回事,对学生是极其不尊重的。

在他给你发来的“反思”中,先是对学生大加批评,为他打耳光的行为辩护、铺垫:“缺乏一种精气神”,被打者更是“及()其不认真,出错不断,还在打闹”“效果还是很差劲”。当然,根源还在于他们“平时就不守纪律,上课总是说话,和同学打闹,时不时不做作业,有位同学还差点和其他班的同学打起来”

天哪,因为这些,三个小调皮就成了被打耳光的对象!在这位教师眼中,没有正能量,没有孩子的优点,因为他们可能会影响班级在贵校功利的“队列素质操比赛”中获胜,“新仇旧恨”涌上心来,出手就是几个耳光。(我感到另一个搞笑的就是,既然是“素质操”,为何又要比赛?比赛让这些班主任们死掐,急红了眼)

打完人之后,他居然还把被打的学生留下来,继续批评教育,还要求学生理解他,一通大道理之后,通篇只有一句“老师我,也是人。也会犯错。今天老师的做法,有些不对。是老师的错。”紧接着又是一通教育,要学生保证下次改正。

这叫道歉?哪里有一点悔意!这就是走个过场,摆个姿势而已,还要求学生对他感恩戴德。这就是您所谓他在您找他之前就和学生道的歉。

最后,您的日志在一种狂欢盛宴的方式中结束——学生为打人的教师过生日,唱生日歌,分吃蛋糕。此前,教师已经“正式”对学生道了歉,而且令学生感动的要哭了,没有理由不庆祝一下。

写到这儿,我只是想问一下,那三个孩子的家长是否收到过这位班主任或校领导的任何歉意?在学生欢庆打人教师生日的画面中,有没有那三位被打孩子的身影?他们是孩子,真的很纯真,很简单,不谙世事,要想获得他们的原谅甚至感激是非常容易的,但打耳光的责任人是否认为自己已经真心认错了,就可以逃避所有的处罚?一个经常体罚学生的教师这次依然没有任何处理,这可能就是您对员工的宽容和爱心。您怎么不考虑一下,他为什么七年了还是那么冲动,这次打耳光事件是偶然的吗?

不过,我最担忧的还是您博客的一些读者。您在国内教育界有着很高的知名度,粉丝众多。不少教师,特别是年轻教师都喜欢看您的博客,感受大师的风采和引领。所以,您作为教育界的公众人物,应该对自己的观点持谨慎态度,以免误导他人。您只要看看您日志后的跟帖就可以发现这个问题。我随便摘录几条第一篇日志的评论如下:

 

@有这样的校长和这样的老师,真的很不错。

@年轻急躁, 荣誉感强的老师容易犯这类错误。难免啊。

@看到了老师,家长和校领导彼此的信任和谐关系,真正的民主、平等。

@虽然他打了学生,但是我们却感觉到都是相互理解宽容 信任和支持,相信这位老师会获得学生的理解,也会从这件事情中成长

@李校长和小丫老师(打人者)都很好,学习中

@做成都武侯实验中学的老师真是幸福!

 

老师是幸福啊,打了人可以得到校长的庇护,不过被打的学生呢?他们也是因为这样的教师的存在而感到幸福吗?

至于续集后面的跟帖就更过分了,如:

@从来没打过孩子的家长、老师不是好家长,好老师。(你让霍懋征、斯霞等老前辈情何以堪!)

@这样的一件事,y老师处理的多么得当,反思的多么有深度,有内容。这样的工作怎么不出成绩呢。(这个马屁拍得到了肉麻的地步了)

@能遇到这样的老师是学生的幸运!

@感动,又一次被y老师感动

@他是一位值得学生、家长、同行尊重的好老师。

 

    我已经搞不清楚这是对一位打人者还是对感动中国人物的评论了。只因为一句道歉,黑的变成了白的,打人者成为了道德楷模,这位班主任倚仗的校长的呵护,成功逆袭。可怜那些给打人教师唱生日歌的孩子们了,他们是那么天真无邪,他们的善良和幼稚,他们的宽容,成为校长教育政绩的佐证。做老师做领导的,对他们可曾有过一丝尊重?(不要告诉我道歉就够了)……

对这一切,您都欣然接受,您只是对很少几个质疑的声音做出了回击。

您是否陶醉在这些粉丝的赞歌中?如果真是这样,就有些可怕了。因为你我都知道,一边倒的声音一定是不正常的,但是,谁都喜欢戴高帽子,这样可以满足人的虚荣心。要知道,有些人是不经过自己思考的,只要是您说的,一律喊好,只要是对您质疑的,一律将受到攻击。

不过,我还是想提醒您,虽然我不说您也一定清楚:有更多的读者是不说话的,像我这样犀利地表达自己观点,敢于和您叫板的人,恐怕是第一个吧。更多的人选择了沉默,原因很多。沉默的大多数其实也代表了一种声音。更多的人可能未必赞赏您的做法,只是他们不愿意在这个上面浪费时间或者“惹不起”您罢了。就我和您的有限的几次交往来看,您并不是一个能放下架子,虚心接受别人意见的专家,甚至于一般性的讨论,也容不得别人对你说半个不。这样的骄傲,一点批评的意见都听不进去,只能听好话,您可怎么进步呢?您已经习惯了被人拥戴、崇拜、赞赏的感觉,可能也会有所迷失吧。想和你说明一点的就是,我不是和您叫板,只是对教师打学生事件表明看法,对事不对人。这丝毫不影响到我对您的尊重或否认对您对中国教育做出的卓越贡献。您很热爱教育,也很勤奋,笔耕不辍,是一位高产的作者,这些,都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不过,对于您在这件事上的观点和立场,我却有着完全不同的意见。我认为您在粉饰打人者的行为,也在婉转地自我表扬您的宽容大度、措施得当。

当然,您也许会提出反驳,这就更好了,因为教育研究,做学问,需要碰撞,需要辩论。当然,在具体做教育时,更需要实干,而不是只会夸夸其谈。

很多问题本来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所以,有不同的声音是正常的。小结一下,就这件事,我坚持认为:

第一,打学生耳光是严重侮辱学生人格的行为;

第二,打学生耳光是在学生对教师毫无侵犯的前提下发生的,无论对其加以何等美妙的包装,都无法洗白;

第三,一下子打了三个学生打耳光,性质是严重的;

第四,打过学生后根本没有感觉,说明自己都习惯了这种教育方式。所谓先道歉,毫无诚意,只是做个样子而已;

第五,不是您这件事处理得好,更不是打人的班主任教育成功,您这是遇到老实的家长了,没有严重后果纯属侥幸。本案例不仅没有推广价值,反而会误导他人;

第六,打人者仅仅是在班级里对学生道个歉,您不和领导班子商量,学校方面甚至连正式的批评都没有,非常不妥;

第七,打学生耳光是有悖师德的严重错误,对于您这样一位以爱心著称的著名教育专家所执掌的学校来说,应该持零容忍态度,不管打耳光的理由如何冠冕堂皇(更何况根本毫无理由),不管事后打人者在学生面前的道歉多么“诚恳”(未见打人者向被打者的家长道歉),应该有的教育处分不能少,这不是一棍子打死(事实上您是一根汗毛都没有动他),这是让他时刻记住自己的职业道德,不能随意打学生的脸。此事的不了了之,甚至向着赞赏的方向发展,这是不是意味着贵校对教师违背师德的行为的处罚制度缺失呢?抑或是您认为您的老师都很优秀,不需要这些教育?不得而知。我不反对校长对员工要宽容、爱护,但凡事要有个原则和底线。过度的宽容、爱护、保护,就成了纵容、袒护和庇护了。我知道您对您的教师是很关爱的,但什么是真正的关爱?这样无原则无底线的关爱就成为溺爱,对教师错误的纵容就是对学生最大的伤害和不公(虽然学生自己不一定能认识到)。

第八,对打人教师道歉后学生为其过生日的煽情描写,表明了您的态度:您和那位教师的教育都是成功的。而我认为恰恰相反,您只是在利用孩子的天真掩饰教育的失败而已。这突破了我承受能力的底线,这也是我最后下决心和你争论的最大原因。我认为即使前面您再宽容,至少不应该把这件不光彩的事包装成优秀教师的感人事迹!在您生花的妙笔之下,打人者成了爱学生并受学生爱戴的典型,您极度渲染学生是如何爱老师、老师如何爱学生,但却忘记了这位如此爱自己学生的班主任却能因为一点小事随意扇学生的耳光,而且事后还振振有词。喜剧式的、狂欢的结尾,误导了很多人,也令我看得心寒。

第九,从那位打人者的“反思”可以看出,学生对他是战战兢兢的,教师打了他们,找他们时,他们还以为教师没有消气,又要承认错误。打人老师再次找到被打学生,又让这些“差生”心惊胆战,以为自己又犯了什么错误。向同学道歉时,学生受宠若惊,“不敢相信”。我倒是不懂了,打人者理直气壮振振有词,被打者胆战心惊,恨不得自己再扇自己几个耳光方能让打人者满意。这理到底在那边?谁有话语权就在谁一边吗?从这些描述中,我们可以看出孩子的天真,也能看出贵校培养的学生毫无您倡导的“民主意识”,反而是奴性十足,对教师唯唯诺诺。我一下子明白了您的教师为什么敢毫无顾忌地打学生耳光。您一直强调的“让人们因为我的存在而幸福”的教育理念在你自己的地盘不仅没有得到体现,反而您的学生毫无安全感。我更加相信,您的学校教育存在严重的问题,不管您在自己的书中如何歌颂。一个让学生没有安全感的学校,一个老师对自己的严重错误向学生道个歉就让学生不敢相信而感恩戴德的学校,会是一个“完美学校”?(套用新教育“完美教室”的概念)李校长,请您反思,您的老师为什么会这样,您的学生为什么会这样?

好了,我大抵就说这些,已经觉得很啰嗦了。以上只是我个人的看法。我知道我这篇文章贴出之后,必将招致您粉丝的猛烈围攻。不过没有关系,我只是一名普通教师,没有负担,无名声所累。我不在乎粉丝数量,更欢迎正常的争论。当然,如果有因此而对我进行人身攻击的,我将一律抛进垃圾箱,置之不理。我想,您的回应(如果有)也一定是本着平等探讨的态度吧。

愿意继续做您的朋友,更愿意做您一位诤友,继续交流教育话题。祝您在美国考察顺利,心情愉快,身体健康!

陈宇

20131016晚于南京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